非常不錯小說 神級上門女婿 愛下-第一百八十七章 挑撥(四更)相伴

神級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神級上門女婿神级上门女婿
谢老则是快速返回刺客圣殿另外一个大厅,找到还未离开的林绝。
“零号,你现在,差我们圣殿两百亿了。”
谢老心情无比愉悦说道,看着林绝两眼放光,就如同看一座金山。
林绝吓得大跳,叫道:“谢老,你别诓我。两百亿,你当是大白菜呢?不可能,我决不相信。”
看着林绝暴跳如雷的样子,谢老心情越加欢畅,笑眯眯道:“你不是出价总比萧霸高两倍吗?人家萧少出价一百亿杀你,按照你的说法,你就是给我圣殿出价两百亿。我这说法,没毛病啊?”
林绝彻底的方了,真的服气。
苦笑道:“萧霸这个混帐,还真是不要命啊,居然出价一百亿。”
最终,林绝也是值得哑巴吃黄连,把这冤大头给受下了。
两百个亿,可不是小数目。
这里不是华夏,两百个亿的概念,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
林绝要不是还有神丹师这层身份做依仗,就算他晋升到九品了,这辈子可能也别想赚足两百个亿。
不过,既然萧霸想玩,林绝就陪他玩到底。
林绝虽然没钱,但是身为丹宝阁的大师,林绝可有用之不竭的炼丹材料。
大不了,就从丹宝阁中炼丹,卖给刺客圣殿就是。
特别是高品的丹药,林绝多炼制几颗,这债务就下来了。
至于丹宝阁会不会发现,林绝也不在乎。
反正金茗儿那位败家子阁主,自身对于炼丹一无所知。
林绝只需要糊弄几招,金茗儿高兴还来不及,绝不会找到他麻烦的。
接下来连续几日,林绝都躲在自己的院子中,一门心思的炼丹。
这虽然是为了偿还债务,但是五行中对于林绝的炼丹之术,倒是非常的有助益。
长期以来,林绝在丹道上花的功夫,都不足和武道上相比。
究其原因,便是林绝一门心思都在壮大自己,时刻都处于危机之中。
但是现在躲在这丹宝阁,林绝每天都很清闲,就连萧霸这个级数的绝世强者,都拿林绝无法。
因而,林绝可以心无旁骛的炼丹了。
金茗儿的阁主住所中,看着管事递上来的册子,金茗儿好看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最近林大师所用的材料,有些超标啊。”
这时,西门先生苦笑道:“何至是超标,简直是快赶上我们另外的几个丹师了。就算是向来最钻研丹道的苦大师,都没零号所用的多,只有零号的五分之一。”
金茗儿讶然:“有这么大的差别?这零号,在搞什么鬼?”
西门先生淡淡道:“很简单,他在吃我们的材料。”
金茗儿顿时跺脚,恨恨道:“这个臭家伙,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真当我将他捧上天呢?吃一点也就行了,居然胃口这么大,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吧?”
西门先生摇头道:“零号不是如此不知好歹的人,一直以来,他行事都非常的合乎规矩。依我看,阁主还是亲自走一趟吧。”
金茗儿沉吟片刻,冷笑道:“也好,我就去亲自会会他。不给本阁主一个好的说法,那么就别怪我翻脸。”
林绝院子中,药香的味道,已经浓郁得化不开了。
这几日,他没日没夜的,炼制了大批的神丹。
每一粒抛出去,都足以让乱域的拍卖会作为压轴拍卖品来拍卖。
不过,对于刺客圣殿的两百亿,还远远不够。
林绝倒也不着急,他自己就是一个丹药的消耗大坑。
为了快速晋升,林绝自己服食的丹药,也是一般人都不敢想的大数量。
“林大师,你在忙吗?我可以进来吧?”
金茗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不等林绝回答,就擅自走了进来。
林绝心头一动,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被金茗儿发现了。
不过,林绝早有对策,停下手上的活,林绝笑道:“阁主,你有事?”
金茗儿尽量克制着怒气,冷冷道:“林大师,最近库房的珍惜材料,直线下减,林大师可否给我一个解释。”
林绝哦了一声,不好意思道:“原来是这件事,不好意思阁主,最近我在试验高品丹药的炼制,所以失败率实在是高了些。所以,才造成库房材料的快速损耗。”
金茗儿没想到林绝是这个理由,一时间倒也不好追究了,不过,脸色依然不是太好看。
“林大师,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啊。丹宝阁,现在有了两位八品神丹师,你这样挥霍,苦大师那边,本阁主不好交代啊。”
对于金茗儿这故意的卖惨,林绝笑道:“阁主,我和苦大师,对于材料的消耗都是挺大的。依我看,一直节约不是办法,还是想办法开源吧。扩大丹宝阁的高级灵材,很有必要。”
金茗儿没好气,哼道:“你说得简单,这些高级的灵材,就算以我丹宝阁的影响力,每一年也只有那么一些供应。何况,还要受到其余势力的竞争和排挤,哪里像你说的那样,能扩大就扩大的?”
金茗儿简直气死了,这家伙站着说话不腰疼。
自己这个阁主,还真没那么好当的。
自己虽然不懂炼丹,但是收罗高级灵材,可是让她费了无数的心血。
林绝对于金茗儿会这样说,也没什么意外,而是笑道:“阁主,这乱域之中,灵材不多。但是,不代表别的地方没有。或许,你应该变换一下思路。”
“别的地方?”
金茗儿皱眉,思索了一下,这才哼道:“别的地方,更是不可能。出了乱域,就是中立之地,或者贤者神殿的统治范围了。这两个地方,可不是好去招惹的。”
林绝冷哼道:“丹宝阁养的高手,可不是摆设。而且乱域行事,哪来那么多顾及?阁主,据我所知,深渊王朝的地盘上,高级灵材可是不少。我们,何不干他一票大的?”
金茗儿一惊,怒视林绝:“林大师,你疯了?我们和其余大势力,可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而且深渊王朝,高手众多,一旦撕破脸,我们丹宝阁怎么和人家一个王朝抗衡?”
林绝冷笑道:“阁主,你的胆子,似乎有些小啊。”
不顾金茗儿那要暴走的表情,林绝继续冷然说道:“深渊王朝,把持着巨大的资源,向来都被各方势力眼红。这个时候,胆子大的,就能吃个饱。而如阁主你这种胆子小的,可就要挨饿了。乱域之王可不是摆设,一位能够抗衡贤者神殿,光明教会的绝顶高手给我们撑着,阁主你行事,何必那么瞻前顾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