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ptt-第八章 陸小鳳酸了推薦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花厅的面积很大。
摆了二十多张桌子,全都已经坐满了客人。
陆小凤就坐在最中央的主桌上。
他现在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他在笑,但只笑了一半,就僵住了。
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失而复得。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则莫过于失去的回来了,却不再属于你。
陆小凤已经看见了薛冰,当然也看到了任以诚。
他的眼神从惊喜、意外、再到生气,一瞬间,变了三次。
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热的手挽着手,除了某些特殊癖好的人,谁也高兴不起来。
“陆小凤,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陆小凤身旁一名身穿华服的俊秀公子哥,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嘿嘿,这只陆小鸡平日里总是自命风流,那些女人也都疯了似得每个都爱他爱的要死,没想到也有失手的时候。”
俊秀公子身旁,一个身材精瘦的汉子,笑呵呵的看着陆小凤。
毫不留情的嘲讽,让陆小凤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已开始有些发绿。
两人说话的工夫,薛冰挽着任以诚,迤迤然来到了他们的桌前。
“陆小凤,你居然还活着!居然还没被你那群好朋友给害死么?”
薛冰瞪大了双眼,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
陆小凤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不禁心里发酸,却冷笑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在大庭广众间,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了?”
薛冰嫣然一笑,哂道:“你可以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我为什么不能找个比你更优秀的男人?
这下你该明白,本姑娘并非没人要,也并不是非你不可。”
陆小凤是个什么性子,她再了解不过了,可她仍旧忍不住想要气一气对方。
让这个负心贼以后再也不敢粘花惹草。
“的确是一张能招蜂引蝶的好相貌,就不知,是不是真有你说得那么优秀。”
陆小凤上下打量着任以诚,眼下已不只心里发酸,连语气中也透出了一股呛鼻的酸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在场的客人们也都听了出来,兴致盎然的将目光聚集了过来。
薛冰得意的笑道:“他非但比你年轻,武功也比你好,这难道还不够么?”
陆小凤闻言一滞。
任以诚确实比他年轻,至于武功……
薛冰的话让他不由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蛇王和金九龄的死。
陆小凤何等聪明机智,在蛇王死后,凭借着之前查到的线索,他终究还是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并且,从金九龄手下的嘴里,知道了那座小院儿的位置。
在发现屋中的尸体后,陆小凤凭借着对薛冰的熟悉,认出了她出手的痕迹,确定金九龄是死在了她的手中。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八章 陸小鳳酸了閲讀
而同时,他也在屋中发现了第三个人存在的蛛丝马迹。
多半是有人救了薛冰,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能在金九龄手下救人,武功确实不差了。
也是因此,陆小凤知道薛冰已经脱离危险,所以才有闲心来应家凑热闹。
他知道只要薛冰没事,就一定会来找他。
可眼下的情形,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陆小凤几乎快要忍不住想要揍任以诚一顿了,对方现在那笑呵呵的模样,实在是让他感觉刺眼。
但身为男人的风度,还是让他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任以诚似已看出了陆小凤心中所想,脸上不由笑意更盛。
同时,他的目光也转向了桌上的其他人。
那俊秀的公子,气质温润如玉,嘴角泛着一抹柔和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放眼江湖,除了花满楼之外,大概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在那精瘦的汉子脸上,任以诚看出了易容的痕迹,非常细微,寻常人根本难以发觉,不过难不住他这个大行家。
精通易容术,还会管陆小凤叫陆小鸡的人,当然只有号称‘偷王之王’的司空摘星。
这两人也是陆小凤少数真正靠谱的朋友。
在他们的边上,还坐着两个出家人,一僧一道,身上的衣衫俱都显得有些破旧。
武林高人多是特立独行之辈,这二人尤其突出。
僧是老实和尚。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八章 陸小鳳酸了讀書
道是武当名宿长老,木道人。
他虽然不能收应无愁为徒,但毕竟跟应天兴有些交情,既知此事,自无不来之理。
而这两位,在陆小凤众多的朋友中,就是属于不靠谱的那一类。
老实和尚未必老实。
木道人更是心机如海,深藏不露。
坐在主位上的是名身材魁梧的老者,须发斑白,看起来气势十足,这人自然正是应天兴。
在他的右手边,是一名白衣人。
这人不但衣服是白色的,脸也很白,晶莹如玉,唇上微须。
乌黑的长发上,戴着一顶檀香木座的珠冠。
他的眼睛并不是漆黑的,却亮的可怕,就像是两颗寒星。
这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宛如远山上的冰雪。
孤高!冷傲!
虽然他身在花厅之中,却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在任以诚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任以诚,目光极之凌厉,可他的人却更凌厉,如同一柄利剑。
只一眼,任以诚便可确定他的身份。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此人赫然正是白云城主叶孤城,因为他记得西门吹雪不留胡子。
两人目光相对,虚空中仿佛激起了一道看不见的火花。
桌上放着一柄形式极古雅的乌鞘长剑。
叶孤城忽然将手放在了剑柄上。
无形中,一股磅礴凛冽的气势,翻江倒海般涌向了任以诚。
哒哒哒哒……
众人面前的茶杯,骤然颤动起来,不断发出声响。
桌面也在随之抖动。
奇异的情形,令在场所有人都神情一震。
薛冰此时站在任以诚身旁,脸色已然大变,一片煞白,只觉似有座大山碾压而来,顿时呼吸凝滞不畅,再无心和陆小凤斗嘴。
接着,就见任以诚额前的头发无风自动,飘扬而起。
薛冰旋即神色一缓,那种要命的感觉竟突然又消失了。
花厅里恢复了安静。
众人目不转睛,连呼吸声都快消失。
“你用剑?”叶孤城长身而起,冷然开口,目光如剑,直视任以诚。
他有种感觉,在对方的身上一定隐藏着无比强大的剑意。
“不错,怎么,要打一架么?”
任以诚点点头,从叶孤城的身上,他不但感受到了剑意,同时还有澎湃的战意,正在蠢蠢欲动。
“求之不得。”叶孤城的双眸中,猛然爆发出一股异样的神采。
薛冰回过头,看着任以诚,诧异的松开了他的手臂。
她既然知道任以诚的身份,此刻便由不得她不惊讶。
昔年的盖世魔刀,居然还懂剑法,这属实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薛冰准备开口询问之际,花厅的内门中,突然走出来一名手捧木匣的冷峻少年。
应天兴站了起来,朗声笑道:“眼下时辰已至,老夫厚颜打扰叶城主和这位小兄弟的雅兴。
来日方长,两位若有心一战,想必也不急在这一时,现在不妨先来品鉴一下,这百年前的盖代剑客所用之神兵,究竟有何等锋芒。”
叶孤城气势一缓,重新坐了下来,他此行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这柄剑。
任以诚自然也无所谓,和薛冰就在陆小凤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这一桌原先都是武林中最具身份、地位的人。
在场的其余人等,虽然也都各有名号,却还不够资格跟这些当世最顶尖的高手相提并论,是以并未坐满。
任以诚名不见经传,但能激起剑仙叶孤城战意的人,傻子也知道他绝非易与之辈。
在场的武林人士,当然不会是傻子,所以他们也不会有意见。
“诸位请看,犬子手中的便是当年天下第一的飞剑客的佩剑。”
应天兴话音落下,那少年便一脸虔诚的打开了手中的木匣。
只见内中是一根长逾三尺,形如短棍的墨色长剑,剑柄和剑鞘混为一体,上面镂刻着暗哑的银色纹路。
任以诚瞬间眼前一亮,喃喃道:“当真是它,天邪绝代!”
此言一出,同桌的陆小凤等人,以及应天兴父子,纷纷投来了讶异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