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重返1990-第一百四十三章 返回年市

重返1990
小說推薦重返1990重返1990
一晚的商讨,计划便如此简单的布置完成。
陈东青出发去年市,至于刘大海和方文杰、陆千凡等人,都是找找老爷子。
根据陈东青的描述,给他整一顿美式炸鸡和薯条,再带上汽水和排骨。
这样一来,陈老应该也能承认刘大海和方文杰等人。
给老爷子留个好印象,以后行事也比较容易。
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返1990-第一百四十三章 返回年市推薦
告诉老爷子,咱们都是同一帮人,然后以刘大海的名义,去开店。
若不是要赶早车,陈东青一定会带着他们一起去找老爷子,相信老爷子应该也会和喜欢做菜的刘大海能有共鸣。
整一家比较好的快餐店,然后按照规程,把所有应该做的证件都办好。
张文博应该不至于对这个餐饮什么的再下手,但也还是担心赵广,会不会像之前一样捣乱。
算了,现在已是从头再来!
岂能如此前怕狼后怕虎!
……
翌日的太阳重新照射到陈东青的脸上,他已背上背包,到了车站。
同时刘大海也上菜市场开始挑新鲜的肉,并且根据陈东青的指使,在街上买了俩白馍,自制炸鸡必不可少的面包糠。
眼下刘大海也没想过,自己将来会成为卖炸鸡的专业户,眼下的他只想完成陈东青安排的任务。
尽管这个任务看起来有点无厘头……
给孤寡老人做一次炸鸡?
……
陈东青再一次坐上了开往年市的公交。
清晨上车,快的话半夜就能到,如果司机开得慢,或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就得第二天早上才能到。
这一次,司机开得比较慢,也比较稳。
所以他这一次并没有晕车,只不过到的时间晚了一点。
他一下车也没有休息,就直奔着工厂而去。
步行了好一会儿,他到了工厂门口,便看见工厂的大门被贴上了两大条封条。
也不知道是不是闹了什么冲突,大门上面整了许多血污。
看着那片已经氧化变黑的血污,陈东青觉得有些不妙,眼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想起来之前和丁会计通电话的时候,丁会计曾经说他在被查封之后,翻了墙之后,躲在了他们这个工厂的办公室里面。
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陈东青环视了一圈,找了个比较矮的墙,双手一扳院墙,也翻进了院子。
院子里的空气和院外相比,似乎更加冷冽,陈东青看了看,进厂房的大门也被贴上了封条。
顺着厂房走,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北边的窗口,被人用石头砸破了玻璃。
刚好弄出了一个一人宽的破洞,可能就是丁会计整的。
陈东青先是把包往里丢了进去,然后撑着窗台,就要往里面翻。
才翻进去半个身体,里头就有人喊。
“来!伸手!等你很久了!”
“卧槽!里面有人?!”
陈东青吓了一大跳!
这人的声音可不是丁会计,而是一个年轻人的嗓音!
不会是警察留在里面吧!等着抓我?!
陈东青一昂头,眼前的这人,并不熟悉,倒也不算陌生。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兄弟,你要一直卡在这里说话吗?”
这说话的人,真是不久前,把陈东青打晕抗走的黑爷手下壮汉!
他们不应该另寻财路了吗?
怎么会躲在厂里面,等着自己呢?
不会又要自己……偿命吧!
这吓得陈东青都有点想往回缩,可是腰间的包死死卡在窗台上。
那壮汉还以为陈东青爬不过去,双手一握陈东青的双臂,稍稍使劲就把陈东青拽了下来。
陈东青在那个壮汉面前,就跟个幼稚园小孩似的,随手一抬就能被抬起来。
“兄弟,你可算来了。”
那壮汉语气稍显激动,陈东青一抬头,就看见医院里面出租大哥大的那伙人全齐了!
那个黑爷和其余几人,围成一团,在工厂里的一小空地,烧了个火塘。
“哎哎哎!你们怎么能在这里面点火咧!”
陈东青看着他们在厂里点起火,连忙跑到拿起一旁的水桶,一下子浇了下去。
好好的一个火塘瞬间被浇灭,整个工厂都因为没有灯而暗了下来。
围坐火塘边上的几人脸色瞬间一沉。
陈东青这才意识到,自己都被人包围了,还这么没有眼力劲……
正打算开口嬉闹赔笑,插科打诨一番,谁知黑爷倒是先开口了。
“对对对!就是!这可是工厂,怎么能在里面生火呢!”
接着,黑爷佯装生气,拍了拍一旁的小伙,那小伙瞪大眼用手指比了比自己,一副‘这能怪我?’的模样。
最后那小伙点点头,说道。
“都怪我!都怪我,我太冷了,脑子没整明白!给哥赔个不是!”
陈东青看着这伙人对自己的态度,竟然如此和善,甚至还有些讨好的感觉,瞬间便觉得……大事不妙!
“各位大佬,你们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啊……你们这样,我还真的很怕怕啊!”
虽然比这群人来找茬要好,但是这群人态度这么好,跟之前有这么大转变,可真是让人胆战心惊。
人说这恶佛脸恶心善,可这些个人,可不单只是恶脸佛,可是穷恶鬼啊!
“兄弟!你不用怕,我们不是来找茬的,是想找你来投靠的。”
投靠?
投靠什么,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能带着他们?
陈东青愣了一愣,然后一脸懵逼地说道。
“几位兄弟,你们看看这个环境……我都自身难保了,你们觉得我还能帮得上你们吗……”
“而且几位都是发大财的人,我这踏踏实实的小商贩,后头也没有什么人,这要说龙老板,她也和我断绝来往了……”
说这话的时候,陈东青就在想这些家伙为什么还要来找自己,自己不是已经给他们指了一条明路了吗?
还和他们纠缠不清,那肯定是以为自己背景不一般,后头有龙烟柔帮忙呗!
可眼下自己莫名其妙就和龙烟柔分道扬镳,哪里还有什么背景可言!
可就在这时,领头的黑爷清了清嗓子。
“兄弟,咱们都听闻你和龙烟柔没有关系了,那龙烟柔在年市已经在底下散尽消息,和你撇清关系。”
“所以你这工厂才会被限制关闭,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也才决心,跟你混!”
什么?
这话说得更让陈东青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