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討論-第六百五十一章 七聖經(八)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几秒钟后,尤利尔才意识到他们正在交流:奥兹·克兰基只需在脑海中发言,吉祖克就能用他的魔法“阅读”。这种方法保密性绝佳,远胜『低语之种』和其他传声的神秘。不过只能单向传递信息。更重要的是,尤利尔是决不会主动向别人开放思想的。
他趁机开始思考局势。甘德里亚斯下落不明,回形针佣兵团还在与守军交战,多尔顿和约克也未传来消息。安托罗斯大教堂眼下热闹得像是忏悔日。指望一切回到正规八成不可能,我必须另寻出路。尤利尔从索伦中借来一把剑,牢牢握在手中。钢铁传来冰冷的触觉,像是无声的慰藉。就算被法则巫师发现我的秘密,情况也不可能更糟了。
『灵视』
失去了羊皮卷后,他的魔力不再充裕。尤利尔估计了一下存量,发觉自己只有不到五次机会。当下局面甚至比他在铁龙港时更危险,五次实在太少,但尤利尔没得选。他抛下顾虑,强迫自己投入第一次梦境。
……他从窒息中缓过神,差点摔在椅子上。现实只过去了一秒。很难说这次体验有什么收获,连死法都不新鲜。尤利尔这回把目标定在林德身上,巫师和他一样不敢有一点动静,此时正屏住呼吸旁观局势。这家伙不知道空气有多重要。
一秒钟后,第二次的梦境结束于眼前的黑影。尤利尔回到现实后,不得不闭上眼睛,以免看到那座巨大的白鸽石雕。虽说“怪诞专家”乐意与学徒合作,但在紧要关头也不会手下留情。他尽力不去回想粉身碎骨的滋味,赶快投入到下一次的梦境中。
他用梅布尔女士的梦境代替神术,把巫师击倒在地。高塔先知预言我能活过安托罗斯大教堂的战役,恐怕正是这一次的未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林德宁死也不松手。巫师的眼神里有股疯狂,学徒似曾相识。除非我砍下他的胳膊,否则他怎么也不会放手。那就这么做。也许我还不够残忍,尤利尔心想,可这真是一个掀起战争、背弃诸神的恶魔该有的念头吗?见鬼的里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空境阁下和他们的敌人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尤利尔不愿失去这次机会。这只是梦。他边想边解决巫师。但在现实中我决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不管后果是什么。
“尤利尔。”黑骑士说。两位有威胁的法则巫师就在眼前,他却仿佛当他们不存在。学徒顿时觉得不妙。要是他公开我的秘密……但这不是尤利尔最担心的。“你不仅向这张纸立下过誓言。”
在银顶城时,不死者领主因忏悔录的感应闯入了盖亚教堂。为了艾科尼和罗玛的安危,尤利尔放弃了誓约之卷,但黑骑士不知为何没夺走它。学徒忽然想起来,黑骑士曾威胁他不许将誓约之卷交给任何人。难怪他一上来就找我的麻烦。
“同等道理,阁下。”尤利尔实话实说,“我能为罗玛放弃誓约之卷一次,就能为其他人放弃第二次。”
“为巫师?”
为了信任我的傻瓜们。“当然不可能是。但我别无选择。”
“现在你又改主意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果你们打起来的话。我看这无法避免了。”尤利尔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这得靠『灵视』分析。但要什么都不做,他一定会后悔的。
“纹身”吉祖克对奥兹·克兰基哈哈大笑。“我早知道他在撒谎!你该打断他的腿,让他一路爬到巫师之涯去。这样会教他多些敬畏。”
“原因出在你的废物门生身上,他连盒子都当不好。”“怪诞专家”恼火地回答。他又转向学徒:“你拒绝了我的好意,尤利尔,这将意味着许多事情的改变。还是那个问题:何必弄到这种地步呢?”
都市异能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六百五十一章 七聖經(八)分享
需要回答吗?学派巫师从来都不是我的朋友。尤利尔清楚杀死林德·普纳巴格和率领佣兵攻打安托罗斯一样,都不及抢走圣经的罪名严重。
“箴言骑士,为你的神和那些不值一提的凡人,我猜很快会有第三次违约。”黑骑士转动剑刃。“看来这卷圣经不该留在你手上。”
剑光闪过,尤利尔几乎没察觉,但他的手臂猛然受到一股拉力,被迫挡在面前。
片片雪花落在学徒脸上,带来一阵寒意。
『王座之下,四野皆臣』
冰霜瞬息降临,交织成冬日的王冠,阻挡住魔力之剑。二者在对撞中粉碎。刹那之间,尤利尔感应到狂躁的火种在身旁腾起,两名法则巫师一同冲向黑骑士。他猜对了。有恶魔领主在场,法则巫师不会先对他出手,秩序对神秘领域的约束不容践踏。
『用你的魔法逃走』指环飞速写下一串字符,『离开这儿』
“多尔顿和约克怎么办?”尤利尔反问,“还有回形针佣兵团。我不能抛下他们。”
熱門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第六百五十一章 七聖經(八)分享
『见风使舵的冒险者跑得比谁都快,你担心他们?从右侧走,你大概率会遇上那两个轻信你的傻瓜……圣经的存在能追溯倒诸神的时代。』
尤利尔没想到索伦会这时候冒出一句讲解。但紧接着,这句话直接在他的耳边响起。学徒惊悚地望着指环,仿佛里面藏着魔鬼。不是索伦,他断定。有人操纵了它的文字。
“它们赋予特殊的神秘职业。”黑骑士的声音在继续。奥兹·克兰基刹住脚步,但吉祖克没理会这话,奇异的符文在半空中汇聚,创造出充满光与热的神秘。露西亚神术。显然祂对付死灵有奇效。
光线形成层叠的波浪,席卷向四面八方。黑骑士双手握住剑柄,往地面重重一顿。细微的粉碎声响起,锋刃击碎了的似乎不是祭坛,而是玻璃。破碎之音霎时化作死亡的尖啸,在灿烂的光海中逆流直上。死亡的灰黑色迅速蔓延,与露西亚的神恩分庭抗礼。
但神秘的倾轧远没有魔力之剑简洁干脆,尤利尔终于有时间作出反应。冰霜冻结神术的余波,顺着冲击飘荡。所幸有索伦维持防御,学徒才没在天旋地转中断开魔力的链接。但这么一来,他一时分不清指环到底有没有被黑骑士暗中操纵。
『你有选择,一直都有。』
“索伦?”他抱着希望询问。
『我是你的领主。』
真是活见鬼。尤利尔从未见识过能控制符文生命的神秘,高塔夜语指环作为大占星师和使者的身份标志,保密性本来无需怀疑,但它们毕竟还属于神秘物品,与誓约之卷和忏悔录这类神遗物有着质的差别。黑骑士既是部分忏悔录的主人,又得到了那柄怪异的长剑,两卷圣经在手,他能获得特别的魔法压根不足为奇。誓约之卷就给了我『圣言唤起』的力量。
“纹身”吉祖克的神术未能坚持太久,黑暗驱逐了光明,那柄被称为“圣经”的长剑起到了关键作用。它在黑骑士手中发挥出可怕的力量,奥兹·克兰基跃上祭坛时,连支撑穹顶的立柱都在颤抖,但亡灵轻轻一拧剑柄,被污染的光海倒卷而回,正面撞上了“怪诞专家”的手提箱。他们的僵持没过五秒,尤利尔赶紧低头,好让法则巫师的箱子从头顶飞出去。
见状,“纹身”吉祖克没再出手。他的面孔忽然多云转晴,一改先前的阴郁。“圣经会有不同的恩赐,圣米伦德之约属于盖亚,忏悔录属于谁呢?”他落在祭坛边缘,作出倾听的模样。
此人变脸和翻书一样快,语气中的诚恳说明他的态度完全出自真心……起码誓约之卷这么判断。太离谱了。尤利尔冒着被窥探内心的风险瞥他一眼,纯粹是因为没忍住。别说学徒,就连他的同伴也很不适应,“怪诞专家”后退下祭坛的台阶,去捡他的手提箱。
“圣经也许不都是神遗物。”不死者领主居然回答了他,“你们的研究方向出了问题。”他说的每个字都会被索伦写在尤利尔面前。
“真正的实验还尚未开始。我们没有样本,顶多用几个衍生物和受影响的凡人测试,他们确实表现出异常,但异常的出现规律令人无从下手。”
“我们?分明是我在测试,你来添乱。”奥兹·克兰基嘀咕,“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成果。”
“少打岔,克兰基!要是你乐意和恶魔领主钻研神秘物品的奥秘,我当然不会拦着你。但结社不一定接收秩序生灵。我来问问题,你负责证明。”吉祖克高声说,“你怎么肯定圣经不都是神遗物,亡灵?你清楚圣经的数量么?”
这话委实直白,好像提问的人压根不想要答案。“怪诞专家”不可思议地望着同伴,怀疑他到底是哪边的。
“没人知道。”黑骑士似乎在引导对话的展开。毕竟,吉祖克在发问时也会透露出线索。尤利尔隐约觉得,或许黑骑士对圣经的了解也并不全面。“忏悔录被拆分,圣米伦德之约失落在战乱中,这把剑还是你们巫师的收藏……”
“并不是。”“纹身”表示,“我根据教会的旧书古卷找到了它,历史中往往隐藏着惊喜。这把剑曾属于先民时期的一位圣座,传说他用敌人的骸骨打造了它。”
圣座?尤利尔还没意识到这个称呼的出处,黑骑士已经给出了答案。
“灰烬圣殿的神遗物。”
“就是这样。”吉祖克说,“有关它们的历史和源头,恐怕只有克洛伊塔会有记载。我们的所有结论都只是推测。”
尤利尔感觉到针扎似的目光一下集中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