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笔趣-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赤水的春日来的很快,仿佛在一夜之间,荒地里冒出一层绿耸,漫山遍野开满了野花,碧绿的湖水流转绵延,鸟鸣欢快婉转在树梢间。
右相府却依旧禁锢在寒冬之中,右相上官祥早已病重多时,偌大的相府一下子没了主心骨,几乎乱成了一盘散沙。
新春前后需要各种的打点,府中丫鬟婆子护卫的月俸,每日的银钱流水般付了出去,渐渐地日子开始捉襟见肘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身为相府长媳,韩暖之已经无法坐视不理了,她先是遣散了多余的那些下人,甚至变卖了些自己的陪嫁,用以维持府中用度开销,无奈依旧是杯水车薪,最后只得拉下脸来求北冥的娘家接济一些。
征讨的惨败,身为将军的上官清澈虽未被关押治罪,但却被撤了所有官职,囚禁在府中不得外出。
他自梅花谷带伤回来,便开始颓废不振,嫡子上官瑞的痴傻日渐严重起来,他看在眼中即心疼又无奈,郁结于胸无处倾诉,整日便没命的灌酒,意图麻醉自己。
身上的鞭伤原本就没好利索,更因他天天酗酒,开始发炎红肿继而开始溃烂。
看着房中时有时无的伤药,他比谁都清楚相府的艰难处境,伤口再痛痒难忍之际,他便咬牙苦撑,实在熬不住,便蘸取白酒敷于伤处,那种撕心裂肺的滋味,几乎都透穿了五脏六腑。
清晨天气晴好,风烟净澈,赤水城门大开,有相貌平平衣着素朴的三人骑了马匹,随着疯涌的百姓一起挤进城来。
阔别一年之久,临别时,端王府是何等热闹威武,此刻映入眼帘的却是满目疮痍,被烧的残破漆黑的窗棂,荒凉而冷寂的门扉,门口的台阶上积满了尘土,令人凄然的残垣断壁间荒草丛生,阴冷刺骨的风卷着门前的枯叶,打起了旋,犹如鬼魅缠绕着当先而立,那个英挺男子的双腿,久久不散。
那男子相貌虽平平无奇,双眸却如鹰隼般锐利,他攥紧的双拳发出咯吱的炸响,周身爆射出森冷浓重的杀意,胸腔里溢满了仇恨。
许久,他才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绪,抬眸看向身后的女子,柔和的问道:“夫人,决定好了去哪家客栈了吗?”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ptt-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看書
女子歪着头浅笑道:“夫君?去哪里都可以是吗?”
“嗯!”男子温柔的点点头。
“我要去清书斋!”女子欢快的说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刚落。
“噗!”她身后那个稍矮些的男子闻言大惊,口中尚未咽下的水猛的喷了出来!他虽没去过,可早就听说过。
柳巷是锦川国有名的销金窟,其档次,规模,奢侈程度要强过宜香楼上百倍。而清书斋则是柳巷四大美人之一,顾媚儿的所居香閣。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五十五章 流言又起看書
女子略有深意的撇了那男子一眼,笑道:“放心,只要不能你规规矩矩的,我决不会与裴姑娘提只字片语!夫君,你觉得呢?”
“为夫觉得甚好!”当先英挺的男子笑吟吟的说道,直接忽视了来自矮个男子愁苦的脸,求救般的眼神。
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林云墨与千山暮还有不能。
此刻的不能只能暗自叫苦,又不好说别的,只得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柳巷的清书斋内依旧住着佳人顾媚儿,林云墨遇到千山暮之后,虽再未进过清书斋,但顾媚儿的吃穿用度依旧照常供应着。
说实话,千山暮骤然提出去清书斋,林云墨心底稍有些忐忑,可是为了打消她的疑虑,也就没拒绝。
为避耳目,林云墨领着两人到了清书斋后门,千山暮在马背上犹豫半晌,才抿着嘴角,一脸痛苦的翻了下来。
由启洲到赤水,沿途就只匆忙歇息了两晚,基本上是由清晨到日暮,马不停蹄的赶路,她虽然会骑马,可从没连续骑过那么长的时日,大腿内侧早已被磨破,更是痛苦难挨,稍一挪动,双腿便火辣辣的刺痛。
“夫人可是哪里不适?”林云墨停了脚步,关切的问道。
“没有啊,我好的很!”千山暮暗地里咬咬牙,勉强一笑。
林云墨双眸微眯,察觉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沉,疾步走了回来,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哎,我……没事……”千山暮心虚的说道。
清幽的脂粉香袭来,环佩叮当的顾媚儿已得到消息,赶到了门口接应。
“主子!”她施了一礼,轻柔的喊道。滴溜溜的大眼睛在千山暮身上转了转,嘴角扬起一丝复杂的笑意。
林云墨点点头,抬腿进了楼内,跟着前面的小丫鬟进了侧室:“去拿金疮药来!”
顾媚儿明眸一闪,看到了后面一脸拘束的不能,又施礼莞尔笑道:“公子好,公子的卧房在东侧,一会小米会带公子过去,若有所需,可让小米去取即可!”
“多谢姑娘!”不能眼眸里划过一抹无措,他愁眉苦脸的暗付着,他是被逼无奈才来了这等烟花之地,不知算不算破戒?是否有违寺规?
侧室内,看着千山暮被磨的血迹斑斑的双腿,林云墨心疼不已,气呼呼的斥道:“腿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也不吭声?”
“反正,也不怎么疼!”千山暮死撑着笑道:“啊………你,你就不能轻点……”,骤然敷了金疮药的伤口,如同被凌迟一般痛彻骨髓,她疼的额头冒汗,浑身哆嗦起来,已经顾不得这惨烈的叫声在外人听来有多暧昧缠绵。
林云墨拿药瓶的手抖了一下,掀了掀眼皮:“不是嘴硬说不疼吗?”
千山暮撇了撇嘴,委屈的说道:“我只是,不愿让你担心而已!”
“如今夫人这个样子为夫岂不是更担心?也怪为夫,连日的颠簸没有顾及到夫人。”林云墨有些自责,愧疚的说:“别动了,乖乖躺好歇着,一会为夫让顾媚儿弄着吃食来!”
说罢绕过了那四扇华丽的屏风,来到厅中,此刻顾媚儿正等在那里。
“一别数年,主子别来无恙!”顾媚儿掩嘴轻笑。
林云墨撩起衣衫,端坐在了椅子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媚儿也依然是貌美如花,近来知君如何?可曾来清书斋?”
顾媚儿摇摇头,她有意无意的瞥了眼屏风,便将搜集到的情报,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林云墨在赤水明面上的势力,已被金公公摧毁了十之八九,所剩无几。
盛武帝重病,缠绵病榻,已许久未下床,对于朝堂的纷争,他亦是有心无力。
若说大事,便是她最近听到的,赤水大街小巷关于宁王妃的流言了。
传言称宁王妃是狐妖,宁王的魂魄都被勾走,迷失了自我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