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不敗天王 北方佛陀-第六百三十五章 好好算賬展示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果然,其他人看陈屠蚁的目光一阵微妙。
屠狗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眼睛微眯,里面是浓烈的杀意。
陈国荣知道这时候要冷静,深吸一口气问道:“林天王,我怎么确定这些证据不是你自己胡乱捏造的?”
“是不是捏造的,看你儿子反应还看不出来吗?”林轩淡淡道。
陈国荣咬牙道:“他的反应能说明什么?人被冤枉的时候也是会惊慌的。”
“看来你儿子这心里能力不怎么样啊。”林轩冷淡的嘲讽,说完又继续道:“既然这样,只能请刘溪云先生出来了。”
话落外面走进来一个清秀男人,文质彬彬,如知识分子,与人无害的样子。
但陈屠蚁看清对方模样的时候,却脸上血色骤然尽失,一屁股跌在地上。
田世珍见状彻底绝望了,如今陈屠蚁自身难保,更不要说是保她了。
大夏暗刀的二号头目,暹罗刺杀林轩事件中,被林轩挖出来的刘溪云。
他弃暗投明,投靠了林轩,成为林轩埋伏在暗影会当中的一个棋子。
现在,也是他小试牛刀的时候到了。
刘溪云进来以后还面带笑容的和大家打了招呼,众人脸色一阵变换,阴晴不定。
陈国荣愤怒道:“你就是那个杀手组织的头目,竟然敢明目张胆出现在这,魏先生,给我把人拿下。”
魏伪闻言就要上前,刘溪云却突然拉开了衣服外套:“谁敢动试试?”
只见他腰间绑着一排塑料弹药,魏伪果然停住了脚步。
刘溪云道:“谁想试试它的威力就上前吧,我不介意和大家同归于尽。”
他语气轻飘飘的,然而在场众人确实脸色骤变,谁也不敢去赌。
刘溪云见状笑了:“早这样多好,非要把气氛弄的紧张。”
陈国荣差点被呕死,怒斥林轩:“林大人,你身为我大夏高级将领,却和杀手组织的人扯上关系,你是何居心?”
林轩笑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和他有关系。”
“呵,人是你喊来的,这还不能够证明吗?”陈国荣冷冷道。
刘溪云却是摆摆手:“不不不,我可不是他叫来的,我是为了正义而来。”
“正义,你一个杀手也会有正义?”陈国荣鄙夷。
刘溪云却是笑意盈盈道:“谁说杀手没有正义?难道那些自诩正派人士,暗地里却做着猪狗不如之事的人才有正义吗?”
“你……”陈国荣被怼的面色涨红,感觉刘溪云是在指桑骂槐的骂他。
“魏先生,给我把人拿下,我不信他真的敢同归于尽。”陈国荣被气的不轻。
刘溪云却是一点也不惊慌:“你敢赌,在场其他人敢赌吗?若是我真敢同归于尽,今天大家的命都得交代在这。”
贾宏伟咳了一声道:“有什么事大家慢慢说,不要冲动。”
司徒策也一本正经开口了:“是啊,国荣,这事开不得玩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我们都交代在这,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动荡。”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不敗天王 北方佛陀-第六百三十五章 好好算賬熱推
林轩淡淡道:“陈家主这么急着杀人灭口,是怕刘溪云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吗?”
陈国荣额头青筋直跳,几位大佬都这么说了,难道他还敢一意孤行拿人吗?
魏伪也为难的劝导:“陈副部,再看看吧。”
陈国荣只能憋屈的闭口不言。
刘溪云灿烂一笑,然后目光落在陈屠蚁身上:“陈二少爷,还认识我吗?”
陈屠蚁目光躲闪,狡辩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陈二少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既然这样,我就给你提个醒,当初你让我去杀了陈国耀夫妇还记得吗?”刘溪云慢悠悠道。
陈屠蚁气怒:“你别胡说八道。”
“陈二少爷不承认也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录音,你的委托记录。”
“你们说话不算话,当初不是说不会泄露委托人任何信息吗?”陈屠蚁气愤不已。
陈屠朱心头一跳,这个草包,三言两语就被人套出来了。
陈屠蚁的话相当于承认了这件事,大家看陈家人目光鄙夷不屑,权利拿到手了还要对人赶尽杀绝,真是无耻。
这件事是陈屠蚁一人所为,陈国荣毫不知情,但是现在就算说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
毕竟陈屠蚁是陈国荣的儿子,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父亲授意。
于是这口锅陈国荣还得继续背,还是有证据的背。
“小弟,这件事真是你做的?”陈屠朱失望的问道,之前以为自己这个弟弟只是草包了一些,可谁想他胆子这么大,杀自己大伯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陈屠蚁知道无法抵赖了,咬牙道:“是我做的,但又怎样?”
陈屠狗眼底骤然迸射出杀意。
陈国荣猛地冲上前给了陈屠蚁一耳光,怒道:“逆子,你是要气死我啊,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大家认定是陈国荣指使,所以陈国荣这样的做法落在大家眼中就是装模做样。
陈屠蚁愤怒道:“我早就看不惯他了,很早的时候我就恨不得杀了他,凭什么每次在家族会议上他都要羞辱我?拿我做反面教材,难道我没有尊严,没有脸面吗?我就是要让他死。”
“再说了,你们当初争权夺利的时候你也没少用手段,他夺权失败,我帮你杀他,也是替你解决了一大隐患,谁知道他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崛起了。”
陈国荣不敢置信,血液直冲大脑,整个人踉跄了几下。
“逆子!你这个逆子!”
当初陈国荣夺权的确是用了不少手段,最后还陷害了屠狗,这些他承认。
但是在刺杀陈国耀夫妇这件事上,他始终问心无愧,能义正言辞说不是他做的,可谁想到头来,竟是他儿子做的。
陈屠朱也是目瞪口呆,原来自己弟弟早就对大伯有了杀意。
陈屠蚁愤怒的瞪着刘溪云,恨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你为什么要出来害我,你们答应不泄露的?”
刘溪云淡然道:“我说了,我是为了正义而来。”
他当然是被林轩调遣而来,但这个,自然不能公之于众。
“行了,我来也就是要说这事,当初刺杀陈国耀就是陈二少的意思,现在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陈国荣心里不甘,但是目光落在刘溪云腰间的弹药上,只能看着对方来去自如的离开了。
其他人则是狠狠松了口气,这枚移动弹药包终于走了,虽然刘溪云没做什么,但是大家总怕意外发生。
“陈屠蚁,既然我父母是你派人去杀的,那现在我们就来好好算算账。”陈屠狗说完朝陈屠蚁走去,眼底满是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