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愛下-第二二六章 孫鳳受重用語舒勸公婆鑒賞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孙凤跟远行同居了一段时间后,远行并没有觉得孙凤有什么不好,孙凤就说他们应该结婚,远行就同意了,然后他们去找可儿,说他们要结婚,可儿当场就笑了,赶忙祝福他们。
孙凤就说他们不想搞什么风风光光的婚礼,只想请公司高层一起吃一顿饭就可以了,因为,孙凤上一次结婚,可儿也去参加过,结果很快离婚,所以,这次她要求婚事简办,可儿也就默许了。
这个周末,孙凤同远行一起去将远行的房子收拾干净,又买了一些电器和用具,贴上喜字,房屋就变得有了喜气和生机。然后,他们就请公司高层吃了一顿饭,他们就算结婚了,因为有远行的朴实的爱,孙凤觉得很幸福。
语舒听说孙凤又结婚了,就笑了,当然,她也在心里祝福他们幸福。但是,一个新的想法冒了出来,她想将孙凤也提成副总裁,来平衡可儿和陈少强之间的关系。她就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跟青梅和心雨商量,青梅就说语舒的这个方法挺好,可以在木子公司上层形成三角关系,这样公司就会稳定一些。
很快孙凤就被提拔成木子公司副总裁,孙凤当然非常高兴,可儿却明白语舒的想法,语舒是想通过孙凤来牵制他们夫妻的决策,以达到平衡,至少她一个人说了算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她知道孙凤也很强势,也不会轻易妥协。
孙凤具体工作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可儿作出什么决策时却必须与她沟通,获得她的同意,可儿觉得非常不舒服。
可儿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语舒家里也出现了麻烦。这天她正上班,国栋的母亲又来找她了,质问她为什么说话不算话,还是派人加害她的孙女儿。
语舒就问她是怎么回事情,老太太就告诉她,有一天,学校突然告诉她,她孙女儿有精神病,需要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她马上认为是语舒他们要害她孙女儿,就将孙女儿藏了起来,她就来找语舒。
语舒非常吃惊,然后问她:“是不是你孙女儿就是有精神病呢?”
老太太当时就急了,大声地说:“我孙女儿一直好好的,健健康康的,怎么突然需要学校告诉我她有精神病?不信,你可以去看看她。”
语舒就同意去看看她的孙女儿,为了作出正确判断,她带上了青梅、心雨和郭秘书。他们开着车,在老太太的指引下,到了小姑娘躲藏的地方。老太太将小姑娘叫出来,小姑娘看着陌生的语舒他们,就有些害怕。
语舒笑着对她说:“小姑娘,你别怕,好好的回答阿姨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姑娘回答说:“赵雅丽。”
语舒又问:“你在哪里上学呀?”小姑娘清晰的回答了出来,又问她能不能背诵一篇诗歌,或者文章。小姑娘就背了一篇《春晓》。
语舒一看小姑娘确实非常健康,她就知道,肯定是国松母亲在搞鬼。语舒转回头对郭秘书说:“你派人将小姑娘保护起来,一定不能让她出事,问题解决了,我会通知你。”郭秘书答应是。
语舒又给老太太说:“你不用担心,小姑娘是安全的。”她告辞老太太,带着青梅和心雨回公司。
火熱都市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妙語著華章-第二二六章 孫鳳受重用語舒勸公婆相伴
晚上回到家,语舒问国松母亲:“妈,你最近是不是在处理爸留下的子女问题呀?”
老太太点头说是的,语舒就说:“妈,你怎么把人送进精神病院?这是违法的。”
老太太说:“他们的贪欲已经让他们全都疯了,不把他们送进疯人院,还能怎么弄?”
语舒就说:“国栋的小女儿,一个九岁多的小姑娘,她懂什么?你也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这就不对。”
老太太说:“那你说怎么办?你太仁慈,它会害了你。”
语舒说:“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这样干下去是非常危险的,它会毁了秀城集团,也毁了你自己,我以前总是回避这个问题,现在,我和国松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不能把一切推给你,你原本应该养老,安度晚年,你不用管这件事情了,我跟国松商量着处理这件事,我们随时向你汇报情况,好不好?”
老太太说:“你们来管,还不是拿钱给他们。”
语舒笑着说:“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先让这七个子女去做DNA鉴定,看他们是不是赵家的后代,如果是,就将他们按照他们的能力和特长安插进公司上班,每个月给他们两千元的生活补贴。所有的情妇统一住进老年公寓,集体将她们养起来。这样,既能让他们衣食无忧,又能对他们进行监管,也知道他们的动向。”
老太太说:“那要花多少钱?而且,永无宁日,我不同意。”
语舒第一次跟老太太意见不一致,她笑着:“子女不多,就算是七个全都是真的,每个月也就花费一万多块钱,四个情妇在老年公寓花费不了多少东西,妈,你就当积福行善了,你就不管这些事情,安度晚年,也算是给我和国松省心了,好不好?”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起點-第二二六章 孫鳳受重用語舒勸公婆相伴
老太太问国松什么意见,国松说:“妈妈,你那样做是违法的,我们不愿意看到你晚年在监狱度过,你就让我和语舒商量着把这件事情安顿好。”老太太沉默了很长时间,也就同意了。
那些子女接到语舒的通知,让他们去做DNA鉴定,他们自己和他们母亲,都不想去做鉴定,哪里能由着他们?郭秘书带着安保人员上门,一个个像捉小鸡样弄去做了鉴定。结果出来,其中有三个孩子不是赵家的后代,其中就包括国栋的女儿。
语舒笑了,当年国松父亲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办法?四个情妇有两个已经进了精神病院,语舒将她们接了出来,都送到秀城集团办的老年公寓养了起来,四个赵家后代的两男两女,被安插进公司看管上班,正常挣工资,每个月补贴两千元,每个月无故一天不上班,就扣掉两百元。
语舒把他们处理的情况,详细的跟老太太作了汇报,老太太认为语舒做得非常好。尽管,她心痛钱,也只好这样了。
但是,不久就出事了,那个叫赵国梁的倚仗自己是赵家的后代,不服他所在的工长管理,上班经常迟到,还辱骂工长,他不知道的这个工长也是安保人员,已经从郭秘书那里得到指示,加强对他的管理。
这天赵国梁又迟到了,工长就批评他,他不光骂人,还动手打工长,工长早都让他骂得恨得他牙痒痒,就等他动手打人,他打了工长两拳,工长就把他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了一顿,他扬言要报警,工长又将他打了一顿,直到他保证不去报警,才放了他。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迟到了。
其他三个子女听说以后,也变乖多了,语舒总算把后院稳定下来。木子总公司又出问题了,孙凤状告可儿专权,瞎指挥;可儿状告孙凤不服从统一管理,阳奉阴违,难以管理,要语舒将她调走。
心雨就说:“一个棚里,拴不了两头叫驴,我就知道他们早晚要闹起来。”
语舒笑着说:“那面陈少强也不是好说话的,他服从可儿,是因为他们是夫妻,就这,陈少强还要独立。孙凤去了,一样弄不到一起去,你们说怎么办?”
青梅笑着说:“她总是精力旺盛,让她去创业呗,给她五个亿,自己在杭州选项目,创立杭州分公司。”
语舒笑着说:“这是个好办法,她总是办法多,能力强,就让她去发挥自己的能力,这回我不再管她,就像当年李冬阳一样。”
语舒于是将可儿和孙凤召回到秀城集团总公司。语舒、青梅和心雨一起会见她们两人,语舒笑着说:“两头叫驴,看来需要把你们分开。经过总公司慎重考虑,决定让孙凤组建木子公司杭州分公司,注册资金五个亿,我必须强调,只有五个亿,没有后期追加。孙总裁你搞得住吗?搞不住,你原回石家庄。”
孙凤说:“搞得住,我不回石家庄,好马不吃回头草。只是这些骨干人员哪里来?”
心雨递给她一张名单,这是她们商量两天后,抽出提拔起来的各部门经理。孙凤仔细看了一遍,才发现,这些人都是从各分公司抽调过来的。
她就问:“我的职务是什么?不会一下降成分公司经理了吧?”
青梅笑着说:“你的职务是总公司副总裁兼任分公司经理。”孙凤笑着表示非常满意。
可儿看语舒他们这样解决了他们的矛盾,就有些不好意思,语舒对可儿说:“秦总裁,你就不能胸怀宽广一点儿,你将来是要领导一个庞大的集团公司的呀!”
可儿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以后一定注意,下来,我一定跟少强和孙凤搞好配合,再不让你们为难。”
语舒笑着表扬她态度不错,气色也好多了,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她的身体得到了恢复,晚上语舒设宴招待可儿和孙凤。
孙凤就求语舒,她要把远行调过来,做她的副手,语舒就说远行没有做过管理工作,不知道怎么样,先让他当个部门经理,孙凤也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