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沈氏家族崛起笔趣-第七百七十二章 慘勝相伴

沈氏家族崛起
小說推薦沈氏家族崛起沈氏家族崛起
九幽冥帝以自身数千年修为和数万名修士的精血祭献魔界魔神,才获得了一丝天魔之力的加持,从而踏入了半步化神之境。
但是在那道突如其来的绝世剑芒之下,却还是被一剑给诛杀了,所有生机彻底了被那滔天的剑气所湮灭。
一代魔头就此陨落!
九幽冥帝生前根本没想到司徒长空的身上居然会携带着剑祖一剑,更是没有想到这方天地间最强的一剑居然如此恐怖如斯。
人未至,但是却能一剑诛杀已经踏入半步化神之境的他!
而就在这道剑意凌天的剑芒破空而出一剑诛魔的时候,中域那座气势恢宏的皇宫,寒风凌冽的北原,黄沙漫天的西域,以及南荒的原始森林和东海那暗无天日的海底。
数位这方天地间的至强者都不约而同的睁开了他们紧闭的双眸,那刺穿寰宇的目光似乎都看到了那贯穿天地的一剑。
随着那道剑光的彻底消散,他们才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
崩塌的潞丘山废墟上空,恐怖的剑意持久不散,原本遮天蔽日的血云在那无数的剑气之下彻底的湮灭了。
一袭青衫的司徒长空缓缓的从本命灵剑中走出来,面朝东域之地,毕恭毕敬的躬身拱手道:
“谢剑祖赐剑!”
随后他才再次看向了眼前尚且还遗留在这天地间的尸煞之气,于是便立即从腰间祭出了一只赤色的葫芦。
待到他手中掐出法诀以后,一股股灼热的纯质阳炎就从那只赤色葫芦当中喷涌而出,将弥漫在天地间的尸煞之气焚烧殆尽。
至此,司徒长空的诛魔之行已经圆满成功了。
“多谢道友为我岭南众生诛杀邪魔…”
这时,满脸苍老之态的青阳真君来到了司徒长空的身边,十分恭敬的朝着前者拱手拜谢道。
司徒长空那凌厉的目光投向了脸色惨白的青阳真君,随后便又缓缓的从袖中掏出了一只玉瓶递给了他。
“此番你也算是助本座诛杀了那魔头,作为补偿,这瓶中的那粒五阶道丹能够治疗你身上大部分伤势,不过至于你那本就所剩不多的寿元,本座也帮不了你…”
听了这话,苍老的青阳真君立即惊喜的看向了前者,连忙如获至宝般的从前者的手中接过了那只玉瓶。
“老夫在此拜谢道友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当他感受到手中那只玉瓶内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浓郁生命气息以后,更是直接感激涕淋的朝着司徒长空拱手拜谢道。
不过对于青阳真君的这番感恩戴德,司徒长空却丝毫不以为意,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好了,如今此地魔患已经平息,魔头也已经伏诛,本座还需去那魔头先前藏匿的地方查看一番,就不在此地停留了…”
说罢,他整个人直接化作一道凌厉的剑光向横断山脉方向而去,根本没有给青阳真君挽留的机会。
而这边的青阳真君望着那道极速远去的剑光,不禁松了口气,似乎根本也没有任何挽留之意。
如今的岭南修仙界虽然平息了魔患,但是却已经元气大伤,即便是青阳真君自己也已经重伤在身。
这时候,如果再有外界的力量趁机进入岭南的话,那么整个岭南修仙界的格局就将彻底的颠覆了。
换而言之,他费尽心思才完成的青云门统一岭南修仙界的局面,也将会受到外来势力的巨大冲击。
所以这个时候,青阳真君根本就不希望岭南和外界有联系,只希望岭南修仙界能够像过往的数千年来的一样,被外界所遗忘掉。
只有这样,他青云门才能维持统一岭南修仙界的局面,然后用整个岭南修仙界的资源来供养自身,慢慢的积蓄宗门力量。
而只有等到下一辈弟子当中有人成就元婴大道以后,他青云门才有机会走出横断山脉的机会,进入更为广阔的天地。
否则贸然的与外界产生联系的话,最终只会是引狼入室,然后将整个岭南修仙界再次拖入深渊当中。
许久之后,青阳真君的目光才从天边缓缓的收回,神情凝重的投向了身下那满是狼藉的地面。
他望了眼那早就已经崩塌,宛如一座巨大坟墓般屹立的潞丘山,随后便闪身来到了隆竹青等四位金丹真人的身前。
“拜见师尊!”
“拜见青阳前辈!”
此时的沈焕驰等四人尚且还没有从先前的旷世大战中反应过来,见到出现在身前的青阳真君后,四人连忙纷纷躬身拱手行礼。
“起来吧,这里的后续事情就交给你们了,老夫先行离开了…”
说罢,青阳真君就直接匆忙的消失在了四人的面前,化作一道赤色灵光向着青云山快速的飞遁而去。
这一边,沈焕驰望向了青阳真君快速离去的方向,那双温润的眼眸当中不禁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深思之色。
“两位道友,我等先将各家的队伍都整顿好,然后在搜索一下废墟当中的幸存者…”
就在沈焕驰凝思之际,隆竹青看向了他和欧阳真人沉重的开口道,语气中饱含无奈之情。
不仅是隆竹青,阵天真人和欧阳真人的脸上都是沉重之色,丝毫没有成功覆灭无极宗和那些魔道修士的喜悦之情。
这一役,他们虽然成功的覆灭了无极宗,消灭了魔道修士,但是自身却也是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
谁又能想到,这座数千丈的潞丘山居然会突然崩塌,瞬间就夺走了交战双方数万名低阶修士的性命。
“好!”
沈焕驰和欧阳真人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便直接向着自己幸存下来的修士飞去了。
。。。。。。
与此同时,那条昏暗的坍塌甬道当中,沈瑞凌在察觉外界的血光和煞气都已经消散不见了以后,便从【紫霄洞天】内走了出来。
他没有再做任何停留,将甬道内所有证据都销毁殆尽后,就直接向着废墟上方遁地而去了。
经过数个时辰的艰苦跋涉之后,沈瑞凌才到达了地表,随后在远离潞丘山废墟的一片密林当中,从地下一跃而起来到地上。
从地底出来的他快速的环顾起了四周,发现四周都没什么人以后,才立即掉头向潞丘山废墟的方向赶去。
先前当青云门联军攻破无极宗的护山大阵以后,青云门命令一部分修士留下来包围了潞丘山,专门清剿从山上逃下来的无极宗修士。
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联军修士没有全军覆没,在山崩来临之际,有近一半的低阶修士留在了山下,从而成功的捡回来了一条性命。
沈家这边,沈瑞凌、杜明俊,魏成河以及朱志明与两名沈家客卿带领着联军中一半的练气修士跟随大军攻上了无极宗的山门。
至于沈瑞志以及剩下的四名筑基修士则带领下剩余的练气修士在潞丘山的南面区域清剿山下逃下来的无极宗修士。
最终,攻入无极宗山门的那六名筑基修士以及两百余名练气修士,活着回来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其中杜明俊凭借筑基后期的修为在山崩之时冲出了无极宗山门,只是受了一些轻伤,而朱志明和一位沈家客卿都是重伤而归。
另外筑基中期的魏成河和另外一位沈家客卿陨落在了潞丘山上。
而除了活着回来的三位筑基修士以外,居然还有十余名练气修士也居然活着回来了。
这十余人在山崩的那一刻,或因为运气或因为其他的原因,居然没有被碎石乱流卷入地底,从而侥幸捡回来了一条性命。
营地内的一座临时大帐内,沈瑞志心神不宁的来回踱步,脸上的担忧之色已经十分浓郁了。
“族长,距离潞丘山崩塌已经过去一天了,五弟他…”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了,转头看向沈焕驰,迟疑的开口道。
听了这话,沈焕驰并没有立即开口回答,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心中的担忧却一点也不比沈瑞志少。
先前他对沈瑞凌还是充满信心的,认为以后者的实力从那山崩过程当中逃脱出来不是问题,况且其手中还有那件空间秘宝。
正是因为相信,他才还会呆在了这里,否则早就冲进那片废墟了。
不过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沈焕驰心中的担忧也越来越盛,开始担心起了沈瑞凌的安危。
而就在他准备连夜返回云碧峰查看族谱之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是落定了。
“回来了…”
沈焕驰的目光随即看向了大帐入口处,缓缓的开口道。
其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就从大帐入口处走了进来,正是刚刚从潞丘山废墟中返回来的沈瑞凌。
“五弟,你总算是回来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沈瑞凌以后,沈瑞志连忙快步走上前,眼眸中立即迸发出来了一抹欣喜之色。
沈瑞凌微微的点了点头,满怀歉意的望着沈瑞志说道:
“让四哥担心了…”
说罢,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首位上的沈焕驰,同样歉意的拱手道:
“族长!”
望着安然无恙的沈瑞凌,沈焕驰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下了,那一丝不苟的脸上也浮现出来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回来就好…”
就这样,随着沈瑞凌的出现,沈焕驰和沈瑞志两人都放心了下来,原本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族长,我在地下时发现有魔道修士出手了,所以当时潞丘山崩塌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前沈瑞凌返回营地的时候,发现联军修士虽然有些散乱,但是并没有溃不成军的样子,而且还驻扎在了潞丘山废墟外围。
由此可见,魔道修士的出现也并没有彻底的扭转整个战局,最起码他们这方的正道修士还没有被击溃。
听了这话以后,沈焕驰和沈瑞志两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显然白天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
另一边,沈瑞凌自然也察觉到了族长两人脸上的那抹异色,心中更是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潞丘山的突然崩塌就是因为那些魔道修士在背地里搞鬼,而在那山崩发生过后,隐藏的元婴期魔头就现身了…”
最终还是沈焕驰开口,向沈瑞凌讲述了山崩后发生的大战,当然了肯定少不了那名青衣剑修与魔道巨擘的大战了。
而当沈瑞凌听到突然出现的元婴期剑修能够劈出贯穿天地的一剑,深邃的眼眸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最后诛杀魔头的那一剑,就连我都没有看清楚,只看到仿佛有一剑从天上落了下来,随后那魔头就彻底的消失了…”
说着说着,沈焕驰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震撼之色,那一剑的绝世风华仿佛直接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了。
另一边,沈瑞凌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贯穿天地的一剑,但是在族长的讲述当中却也已经真实的感到了它的强大。
震撼了许久过后,他才再次看向沈焕驰询问道:
“族长,这名青衣剑修是岭南之外来的的修士吗?”
闻言,沈焕驰缓缓的从追忆当中回过神来,微微点了点头道:
“只怕是的…”
“那这位前辈现在在哪里?”
“应该已经离开了岭南了…”

听了这话,沈瑞凌陷入了沉默当中,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东西。
“好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了,先说说你为何在那废墟中待了这么久才回来?”
这一边,沈焕驰不由得看了沈瑞凌一眼,随后便出言打断了他,显然是怕他因此而好高骛远。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沈瑞凌在【紫霄洞天】器灵的记忆当中,所见过的大战场面远比这一次来的疯狂。
面对族长的询问,沈瑞凌自然不敢有所隐瞒,但是他在开口之前,却先用传音入密的方式询问了一个问题。
“青阳真君已经返回青云门了,并不在此地…”
沈焕驰见前者如此小心,立即明白了其中肯定有隐情,于是在回答的同时就立即挥手将他们笼罩在了一个隔音结界中。
待到结界亮起之后,沈瑞凌才将自己如何躲过了山崩,又为何在地下耽误了这么久。
其中最关键的自然就是,遇到了夺舍重生的无殇真人,然后从对方的手中抢到了无极宗积攒了数千年的宗门底蕴。
而当沈焕驰听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你碰到了夺舍重生的无殇真人,然后将其杀了,获得了他身上所携带的无极宗千年底蕴?”
“是的!”
在得到沈瑞凌的肯定以后,沈焕驰立即低头沉吟起来,随后便看向沈瑞志吩咐道:
“通知下去,三日后大军返回临海郡…”
。。。。。。
与此同时,宛如一座巨大坟墓的潞丘山废墟之中,不少的低阶修士点着火把试图从这片废墟中在寻找一些宝物。
突然,一名练气九层的散修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小心环顾四周,随后便立即趴在地上,将手伸进了一处角落。
就在他将那个隐秘角落中的一块碎片拿出来的时候,一道如闪电般的黑光直接进入了他的体内。
这名散修小心翼翼的将这块碎片拿了出来,脸上不禁闪过一抹喜色,连忙趁着夜色向无人之处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