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討論-第927章 意外之喜看書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陈大队哑口无言。
认为车停在路边然后启动与车祸本身无关?
虽然从正常情况来说这确实如此,但实际上,一些重大交通事故,甚至需要调取前后数公里乃至于数十公里的行车轨迹呢。
这位女司机刚才没有说停车这档子事,明显是在刻意淡化这一事情。
如果这女司机心里没鬼,她为什么要淡化这件事情?
虽然无法因此就断定是这女司机故意撞上那苗成化的,但却能推断出这里面肯定存在一些问题。
“我再去审审那易玲?嗯,易玲就是那肇事女司机。”陈大队随即说道。
慕远犹豫了一下,道:“审审也好!一起去吧。”
陈大队对此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我们这里没有讯问室。”陈大队忽然讪讪说道,“恐怕得找其他单位借用。”
慕远道:“这是小事!你们这里距离哪个办案单位最近?”
“青龙街所,转过两条街就到了。”陈大队迅速说道,看来是借出经验了。
慕远愣了愣,青龙街所?
好像……还真是。
这里确实属于青龙街所的辖区,之前他也没往这方面想。
“看来还挺巧合的,自从从华成区分局离开后,倒是没有回过青龙街所,正好回去看看。”慕远默默地想着。
火熱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27章 意外之喜鑒賞
“那走吧!尽快把事情弄清楚要紧。”慕远说了一句,转身便朝外走。
陈大队快步跟上,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问道:“慕支队,听说你刚进公安部门的时候,就在青龙街所工作?”
“嗯!”慕远淡定地应了一句。
“你当时怎么想着当警察呢?”陈大队像足了好奇宝宝。
慕远笑笑,道:“喜欢!”
“你这答案还真是精辟!兴趣确实是最好的老师。”陈大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过慕支队你的勇气也确实值得人佩服,像你这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想当警察的恐怕没几个。”
下一秒,陈大队又问道:“慕支队,你当时是怎么进青龙街所的?”
“当时找了我爸的一个朋友,去青龙街所实习,不要工资的那种。”慕远倒是没什么隐瞒的。
陈大队哑然,这确实需要勇气。
说话间,二人已经下了楼,慕远继续开着自己那辆二手捷达。
陈大队则带着另外两位交警,载上那女肇事司机易玲,跟在慕远后边赶往青龙街所。
深夜,青龙街所那醒目的灯箱依然耀眼。
值班室大门敞开着……这也是常态了,像青龙街所这样处于繁华区域的城区派出所,那道门是很难关上的。
将车停好,慕远当先一步便往里走。
还没走进去呢,慕远便看到了一个熟人。
“武哥,还在忙呢?”慕远乐呵呵地打了声招呼。
坐在值班室守电话的小武猛然抬起头来,一眼便看到了慕远。
“你……呀,小慕……呃,慕支队,你怎么来了?快请进!快请进!”小武立马站起身来。
慕远挥挥手,道:“武哥,叫什么慕支队啊!生分了不是?还是以前称呼亲切。”
“那哪能一样啊!”小武笑着道,“别的支队长要让我这样称呼我心里都不一定乐意呢,但对慕支队你,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你看……这边,我们所里的警营风采栏,你当时在我们这里的工作照片,放在第一个的!所里没一个不服气的。”
慕远顺着小武的手看过去,还真在旁边的照片墙上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他无奈地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
毕竟,自己确实是从青龙街所走出去的,这是自己的荣誉,同样也是青龙街所的荣誉。
“武哥,今天你值班呢?”慕远随口问道。
小武说道:“可不是嘛。现在我和万教导一个值班组,你是不知道,也不知道万教导做了啥,今年完全镇不住场面,每天都有几十起报警。这不,现在所有人都处警去了,还是两个组分别去的,就留了我一个人守电话。”
精品都市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27章 意外之喜看書
慕远笑笑,派出所这场面不很正常吗?总会有一个值班组比较倒霉,只要轮到这个组值班,总有出不完的警,至于究竟是哪个组,反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虽说这一年来因为自己的影响,整个西华市发案率降低了许多,但与派出所的警情数量却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派出所接的警,大多都是与案件无关的。
就算有案子,基本上都是打架斗殴一类的。这类案件,慕远的影响力也可以忽略,人在气头上,一拳头便过去了,哪会考虑西华市有没有一位无案不破的神探!
“慕支队,你这大晚上的过来干嘛?”小武忽然问道。
慕远道:“借用一下你们的办案场所,审讯一个人。”
“行!随便用。”小武甚是干脆地说道。
正常情况下小武当然无权决定办案场所的使用,但这也得看借的人是谁不是?慕支队来借,他答应了完全没问题。
这时,陈大队已经与另外两位民警一道将易玲带了进来。
听到小武的话,陈大队迅速道了声谢,也不用人领路,自己就带着易玲过去了。
“武哥,我先去审讯,一会儿结束了,我们去吃宵夜。”
“行!”
……
易玲坐在那把铁制椅子上,有些坐立不安。
这是被当嫌疑人审讯了吗?
不过她也没多想,毕竟是撞死了人,不管是故意也好,过失也罢,事情可不算小,自己恐怕少不了要去看守所走一遭。
当然,如果能迅速谈好赔偿,让死者家属出具谅解协议,不去看守所倒也有可能。
这一切,还得看警察的调查情况。
“好了,我们现在开始讯问。我是交警二分局三大队的民警陈敏,这位是我们刑侦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慕远……”
一番讯问的开场白,可谓是中规中矩。
可那易玲的表情就不够淡定了。
她现在很慌!非常的慌。
作为西华市的常住居民,而且年龄又不是很大,自然听说过关于慕远的事迹。
这可是号称犯罪克星的存在,据说在他手上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那……眼下这个事情,自己还能瞒得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陈大队开口问道。
“啊……我……我叫易玲。”
“性别!”
“女。”
“身份证号码?”
“……”
一连串的问题,让易玲根本没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情绪,哪怕到最后,她还是很慌。
“麻烦你将刚才那起交通事故的前后经过再讲述一遍?”陈敏说道。
易玲稍稍有些奇怪,不过却还是将刚才的话重新复述了一遍,没有太大变化。
等她说完,陈敏皱眉问道:“你之前呢?你车是从哪儿开过来的?”
“就是从泰兴大厦那边开过来的啊。”
“直接就开过来了?”陈敏眉头皱得更紧了。
易玲更慌了,她有些挣扎。
她确实在路边停过,她也相信警察肯定若是认真去调监控,肯定能判断出她曾在那段路上停过一段时间。
她之前一直没说这事,就是想赌赌运气,想着警察就把这当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给处理了,反正该赔偿的她也愿意赔偿,不会起太大的波澜,这样警察应该不会无聊地去调其他地方的监控做对比。
可现在审讯的人里面出现了慕远这个变数,她就慌了神。
这本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怎么让刑侦支队给参与进来了呢?而且好死不死的还是“慕远”这位大侦探。
是不是被发现了什么?
不应该啊,这边事情才刚发生呢,对方也不能未卜先知不是?
更让易玲担心的是,既然慕远参与到了这起案件中,那自己隐瞒还有意义吗?
听现在陈敏的这番问话,说不定他们早已经知道了什么。
“我……我不是……我在中途停了一下。就是在过了泰兴大厦后不久,停在路边的。”
“你为什么要停一下?”陈敏严肃地问道。
易玲一开始不想说这事,就是怕警察沿着这个方向问下去。
她倒是想编一个理由啊,可惜当时根本没料到会有这一出,直接就把人给撞死了,所以根本就没观察周围的环境中,以至于现在编理由都缺少素材。
万一找的理由与周围完全不搭边,那就很悲催了。
“我……我在那边买了瓶水。”
嗯,这个借口被拆穿的可能性最低,满大街的什么店最多,当然是副食店,而买水这种事情,也是刚需不是?
慕远忽然咳嗽一声,道:“易玲女士,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
易玲心头一突,刚才慕远一直没有开口,她内心相对还比较平静,现在慕远开口了……
他居然开口了!
易玲抬头,眼神中带着慌乱:“我……我忘记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间点,那条街上就没有一家店营业的,你到哪儿买水?”
“呃……我……我本来是打算买水的……”
“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慕远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他确实很烦,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外面青龙街所处警人员回所的声音,一会儿就能去吃宵夜了,他可不希望折腾太久。
不过慕远现在除了讯问,也不打算用其他方法,能通过审讯、监控等手段还原出事实真相,还用什么时光回溯啊?真当自己侠义值太多烧得慌?
“易玲女士,你根本不是打算买水!因为你车的后备箱里有一箱矿泉水。”慕远直接就戳破了她的谎言。
陈大队一看易玲的表情,就知道慕远说中了,或许易玲在撒这个慌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车上到底有没有矿泉水。
可陈大队又惊讶了。
他敢肯定,刚才慕远肯定没有去检查那辆肇事车辆。可他又是怎么知道那车上有水呢?
这是诈的吗?
不过眼下他却没法将这个问题问出来,只能继续看慕远表演。
易玲更慌了。
她也没想到会露出这么大一个破绽。
这也正中了那句话,人越慌越容易出错!
“领导,我……我不是买水,我……”
“你为什么要撒谎?”慕远根本没给对方继续解释的机会,直接问到了问题的核心。
“我……”
她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慕远皱眉道:“你以为不说就没事了吗?那要不要我来帮你说?”
“我……”易玲脸色有些发白,道,“我……我说。”
慕远淡定地说道:“那你说吧!我希望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当然,就算不是真实的也无所谓,因为我们接下来会逐一验证。我办案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能用假话骗过我。”
易玲苦涩一笑,这一笑,带了太多的无奈,却又有那么一丝释然。
她沉默了两秒,抬头道:“我……确实是故意撞了那人。但……我……我只想制造一起车祸,把他撞伤,或者说撞倒就行,真没想把他撞死。可……可没想到的是,我当时太紧张,将油门当成了刹车,直接就冲了过去,酿成了这起惨祸。”
一旁的陈大队确实震惊了。
真是故意撞的?这么神奇?
从眼下来看这件事情,要分析出这是否是故意撞的并不是很难,但慕远可是从案发现场那边就介入了这起案件,从这个角度来讲,他那时候就已经怀疑易玲是故意撞了人。
这就确实很厉害了。
“你知道死者的身份?”慕远随口问道。
陈大队有些迷糊,这时候你不应该先问作案动机吗?你为什么要撞对方?结果你却先问对方的身份,对方的身份不是已经明确了吗?连身份证号码都已经核实了。
易玲却没有太多的想法,此刻说她脑子是一片空白都不为过!
反正事情已经包不住了,该交代的就交代吧。
其实她之所以如此痛快的就放弃了狡辩,并不是自身意志力不强,主要是慕远这个大魔王带来的威慑力太强。
这或许也是慕远提升自己名气的一个好处吧,而这个好处,连慕远自个儿之前都没想到。
算是意外之喜。
“我不知道他的身份。”易玲摇了摇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