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看書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被高爵士貌似乱猜地当场揭穿伪装后,沈弼的尴尬就别提了,他根本无法否认,正所谓,越掩饰越属实,还是不要去侮辱智商才好。
可话说回来,沈弼那也是身经百战、见过无数场面的老油条,很快便急中生智地拿高弦做挡箭牌,含糊地回答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就像高爵士有易慧蓉国会议员做自己的个人退路,惠丰也不得不做一些未雨绸缪的布置。”
“理解,理解,都是人之常情嘛。来,沈弼爵士,尝尝我的茶,这些天,一场会议接着一场会议地开,我全靠它提神了。”高弦很是照顾沈弼面子地没有继续刨根问底下去,而是巧妙地岔开了话题。
沈弼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自己给高弦挖坑的图谋,也跟着暴露了,那就是更大的尴尬了。
但惠丰想让外汇基金接过最后贷款者职责的话题,并不会因为那层窗户纸被捅破,而就此搁置,沈弼正琢磨着怎么继续往下忽悠呢,主动性却不知不觉地转到了高弦那边。
高爵士推心置腹地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其实,只要大家开诚布公,即使惠丰已经在计划撤离香江事宜,对香江而言有多么石破天惊,我都是愿意能帮便帮的,毕竟,大家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
人氣都市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推薦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讀書
一听高弦这个表态,沈弼不由喜出望外,以至于隐隐地良心未泯,暗自惭愧自己没少给高爵士挖坑,所幸高爵士洪福齐天,脚板够大,直接踩着那些坑就安然地走过去了。
只是,这种良心未泯仅仅一闪而过,沈弼便面露笑容地确认道:“如此说来,高爵士同意,外汇基金接过最后贷款者的职责了?”
高爵士循循善诱道:“那么,惠丰打算如何具体操作呢?”
沈弼不假思索地解释道:“高爵士接过外汇基金的管理权已是众望所归,但实际阻力也不容忽视,只要主动提议,外汇基金愿意承担更多责任,成为香江银行业的最后贷款者,便可以堵上最后那部分人的嘴,而《外汇基金条例》借着本次修订的机会,增加相应内容即可。”
高爵士不慌不忙地一步步拒绝道:“目前已经有不少人各种讽刺我贪心不足了,如果我在外汇基金管理权之外还有其它主张,恐怕真要被吐沫星子淹没了了。”
“所以,不如惠丰另找一位信得过的提议者,而且此举也能让我们双方,至少表面上置身关键利益之外。”
沈弼吧嗒吧嗒嘴,高爵士不想当出头鸟的理由是非常充分的,相比于惠丰撤离香江的大计,自己曝光一张惠丰的人脉牌,倒也无所谓,“高爵士的担忧,在情理当中,那惠丰就另找倡议人,反正只要高爵士不反对,那就大局已定了。”
高爵士继续以一副全是为了你们好的架势建议道:“我觉得,惠丰撤离香江只能徐徐图之,毕竟,在惠丰所有收益当中,香江的重要地位,很长时间内都没有被取代的可能,一旦像怡和那样,闹得沸沸扬扬,将会非常被动。”
“更何况,惠丰本身确实有很多特殊之处,比如,虽然是香江公众上市公司,但却例外地不遵循香江公司法,而是执行内部的惠丰条例。其在惠丰成立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对惠丰的稳定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也把惠丰和香江绑定到了一起。”
听着高爵士的侃侃而谈,沈弼深有同感,可这些简直说到心里去的话,又让沈弼心里开始翻江倒海。
以高爵士的这般见识,完全有资格担任惠丰大班了,可笑自己却想不动声色地玩个一石二鸟之计,通过把最后贷款者职责转给外汇基金,巧妙地帮助惠丰甩掉一个大包袱的同时,拖累高弦这个香江华资领袖,此时想来,根本就是主动把自己的把柄,送到对方手上嘛。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熱推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生資本狂人-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讀書
一旦高爵士的嘴随便歪歪一下,那惠丰可就成了国际笑话了。
惠丰做为堂堂的香江准中央银行,地位尊贵程度无需赘述;并且享受着香江发钞银行免费的强大广告效应、港府资金往来主要银行账户所形成的稳定存款基础、整个香江银行业系统结算中心的垄断利润,等等特殊待遇,居然起了抛弃香江而不顾的异心,估计连港府里的绝大部分鬼佬,都要情何以堪吧。
自己还是小瞧了高弦啊,开始暗自后悔的沈弼,强自镇定着,和颜悦色地问道:“还请高爵士不吝赐教,惠丰应该如何徐徐图之呢?”
“赐教不敢当,沈弼爵士高瞻远瞩,惠丰也不缺高明的智囊,还轮不到我指手画脚。”高爵士流于表面地简单谦虚了几句,“可既然沈弼爵士开口问了,那我便随意讲讲。”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愛下-第0794章 高爵士答應了,也拒絕了相伴
“就拿转移最后贷款者职责这件事来讲,我认为分步走最妥当,先由外汇基金和惠丰正式联合承担香江银行业最后贷款者一职,待时机成熟时,惠丰便可以水到渠成地摆脱最后贷款者这一角色,而外界也无话可讲。”
说到这里,高弦拿出了这些天一直在激烈辩论的《外汇基金条例》修订草案,指着关于外汇基金管理局职责的那部分,说道:“外汇基金管理局管理外汇基金;在联系一揽子国际货币汇率制度的架构内,维持港元货币稳定;协助巩固香江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这些条文后面,我们可以增加一项,促进金融体系,包括银行体系的稳定与健全。”
“如此一来,外汇基金协助惠丰,联合承担香江银行业最后贷款者一职,就自然而然了,不会引起外界的遐想。”
“当然了,我也有私心在里面。”高爵士耸了耸肩,“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后的至少头一年时间里,处境会很艰难,即使港元汇率会按照计划稳定下来,国际游资的冲击仍然不能掉以轻心。”
“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希望有尽可能多的缓冲时间了,先外汇基金协助惠丰,联合承担香江银行业最后贷款者一职,我的压力也能小一些不是!沈弼爵士,您觉得呢?”
一时之间,沈弼有些无言以对。高爵士到底年富力强啊,短短时间内便脑瓜转得那么快,考虑得如此周到,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尤其是,主意确实出了,但没有涉及到惠丰所享受的那些特殊利益,进而也没让沈弼敏感地升起什么警戒之心。
不过,沈弼还是隐隐地感觉什么地方不对,高爵士确实满口答应了,可好像就是和自己本来的预期,差着什么!
高爵士那边还“沈弼爵士,您觉得呢?”沈弼只好回答道:“多谢高爵士的真知灼见,那就这么定了,惠丰也会回报高爵士,兑现所承诺的支持。”